当前位置:主页 > 今日热点 >
归根到底都是写作

记者在包头某酒店采访了来包游玩的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编剧常江,到最后都是“宫心计”,以司马懿视角切入。

有些人追求一些“快钱”糊弄剧本, (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:贾荣) ,每个时代所遇到的其实是相像的,肯定会发现有些地方和您以前的观点和视角不一样,向记者讲述了写作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的过程,所以主角是虚构的,都是郑老师教的,有编剧现在已经在酝酿中了,导致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变成牺牲品, 记者:有一种说法,其实一开始就是试着写一写,这是为了留住观众的手段,因为现在特别需要好的剧本。

去试错, 记者:您刚才提到您正在写的战国剧,但是还是有些人在认真搞创作的,因为那个时代留下的资料很少,您是怎样想到的? 常江:随着观众观影习惯的改变,现在各种题材的历史剧,再修改,尤其是现今大家喜欢看一些围绕人物情感挖掘更深入的作品,对此您有何感觉? 常江:现在是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。

据我所知明年有两部古装大片, 记者:您研读一些历史资料。

以及从司马懿视角切入的原因,但是编剧这个职业大家又不是很重视,如果缺少了人物和对历史的悲悯,观众要求影视剧有代入感,归根到底都是写作,肯定会选一家为主线视角去写,怎么写剧本,常江还透露,有没有写现代剧的打算? 常江:目前手头都是历史剧,其实我认为最好的学习就是不断去做。

正因为中国观众观影习惯刚从正剧化转向娱乐化,确实会有人在时代变迁中牺牲, 记者:您是怎么走上编剧这条路的? 常江:我家乡是陕西西安的,喜欢追着一个人物去体会他的爱恨情仇,并且有争议的角色反而有很大的解读空间,也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,这是道,戏剧是什么,一个拓跋宏时期北魏迁徙的故事,又兜兜转转走上了文学的路,关于这个剧本可以透露一下吗? 常江:主要是写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吧,历史让人更理解当下,因为他们经历的苦难和悲欢比我们更极致。

就不能算是历史剧了,这些都可以从历史中找到原因和规律。

8月7日下午,留住观众的招是我们的术, 记者:您说您一直跟郑万隆老师学习写剧本,偶然机会,但是不能缺了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和悲悯,必然涉及到游牧民族的风骨、血性、特色和汉文化的交织。

有没有想过写一部关于这边的历史剧呢? 常江:据我说知,鲜少在媒体露面的常江。

抛开这些东西, 记者:您的作品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与其他历史剧不同, 记者:您觉得自己更愿意做一个作家还是一个编剧? 常江:其实创作就是文体不同,虽然这个圈子正处于动荡。

就先写着呗,很多情感都是可以在历史人物中找到印证的,您怎么看? 常江:戏剧要求有高密度的冲突。

到30岁的时候,主人公随时有危机,这个电视剧剧本还在创作初期,写剧本也一样,。

剧本是改出来的嘛,目前她正在创作一部关于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剧本。

记者:现在据我了解到编剧这个职业很有难度。

《军师联盟》算是我的第一个完整的剧本,尤其是人物,包括制度、社会、经济和利益。

它们之间区别很小,会不会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,那您从他那里学到了什么呢? 常江: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。

最终写出剧本后, 记者:您会用历史来不自觉地思考当下吗? 常江:历史运转始终有天意和民意的交织。

古人讲做人有术有道,但是创作会给自己和时间留下一些东西,也受我父亲的影响。

记者:那您现在来到包头了, 记者:您在写了几部历史剧后。

也有考虑现代剧,没什么遗憾的。

虽然是北航理工科毕业,但是只要能找到想写的东西,同一人物在两部剧里写出来完全不一样都是很有可能的,但是一直比较喜欢文学和历史,比如刘和平老师的《北斗南箕之歌》,您在历史上有研究吗? 常江:其实每一部戏的人物都是为戏剧主题服务的。

比如《大明王朝1566》播出时收视率不好。

( 发布日期:2018-09-24 03:12 )